• <output id="xwob5"></output>

    1. <tr id="xwob5"><s id="xwob5"></s></tr><table id="xwob5"><option id="xwob5"></option></table>

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 - 全部信息 - 劇本發布 - 電視劇

      20集玄幻武俠電視劇【冰峪雙龍劍】

      ¥200萬
      發布日期:2022-11-05 12:40:32     瀏覽量:2.41萬
      【冰峪雙龍劍】為遼寧省大連市四A級旅游景點冰峪溝精心打造的20集玄幻武俠劇,側重于幽默睿智臺詞的打磨和打斗場景設置,除了正邪兩派佛魔道斗智斗勇外,還有兩大看點:
      其一,本劇重在一個情字,人世間各種情貫穿劇情之中,尤其親情愛情,令人潸然淚下。
      其二,本劇與現實完美接軌,渲染人之初性本善觀點,好人可以永遠的好,但壞人未必徹底的壞。
      銳意打造一部經典武俠劇,現已完稿,正在修改中,如有真誠合作意向者,請聯系!
      ★★★★
      【注:不定期更換內容,每次選取劇本的幾個場景,增加管理員老師的審核工作量,在此表示歉意!】
      ★★★★
      【冰峪雙龍劍】 梗概
      唐貞觀十九年,唐太宗李世民攜百員戰將率數萬大軍赴遼東征討高句麗人,夜駐冰峪,用伏羲大帝之佩劍八卦劍鎖黃海龍王之子黑黃二龍肉身于月劍譚,尋劍未果。
      兩年后,二龍托夢欲求解脫,太宗皇帝派大將薛忠義赴冰峪尋劍,無功而逝。
      數年后,李氏王朝遭受兩大災難,黑龍安祿山興兵反叛未成,百姓遭殃。黃龍趙匡胤未及兵戈黃袍加身,唐朝從此真正壽終正寢。
      千年后清朝中期,黑龍元靈不服黃龍元靈道行,欲再度興亂。
      冰峪圣水寺方丈玄一大師破解天機,為救黎民于災難,撫養薛忠義將軍后世薛爺之子,傳授其武功,待十八年后三月十五月明之時再度尋劍,阻止黑龍作亂。
      西域天教掌門江正夫嗜寶如命,獲悉天機,便趕往冰峪,不擇手段,欲得傾城之寶的八卦劍。
      冰魔教教主上官一鶴恐八卦劍重見天日而制其無敵的血煞冰寒功,也極力阻撓。
      于是,因為一柄伏羲大帝的八卦劍,一佛一魔一道紛爭迭起,正義和非正義競相角逐,演繹一曲濃濃的親情愛情故事。
      ★★★★
      【冰峪雙龍劍】主要人物介紹:
      少君:唐朝尋劍未果的鎮遠將軍薛忠義后世子孫,薛爺之子,八卦劍尋劍之者,得玄一大師真傳,仗劍行走江湖,一身正氣,與清瑤周旋于上官一鶴和江正夫之間,后拔出八卦劍,解救天下黎民百姓。
      清瑤:冰魔教教主上官一鶴親生女兒,愛憎分明,嫉惡如仇,找到爹卻不肯認爹,最終促使上官一鶴由魔性回歸人性。
      薛爺:朝廷退隱之官,風流倜儻,為人正直豪爽,命中無子嗣,卻中年得子,寧愿委屈自己,也要兌現為國為民的大義之心。
      玄一大師:曾是江湖上聲名赫赫的獨行俠,專行劫富濟貧的正義之事,后洞悉黑龍元靈欲再度作亂,為救黎民百姓,入佛門,為冰峪圣水寺方丈,與薛爺設計,用偷梁換柱換出薛爺之子薛亭(少君),親授武功,待十八年后拔黑黃二龍身上八卦劍,阻止黑龍作亂。
      上官一鶴:冰魔教教主,六歲失去雙親,被清風教掌門陽子尊收為第八個弟子,得大師兄逍遙子等七個師兄疼愛,后因與小尼姑靜嫻私通被逐出山門,偷清風教置于圣祖堂的絕世陰功血煞冰寒功秘籍,由人成魔,怕汲取日月精華的八卦劍重見天日制其血煞冰寒功,捉拿少君,后因為親生女兒清瑤,自毀功力,由魔成人,將血煞冰寒功秘籍歸還清風派圣祖堂,一家團圓。
      江正夫:西域天龍教掌門,一生嗜寶如命,為人奸詐,不擇手段,為得到傾城之寶的八卦劍放棄西域雄獅的美譽,蝸居冰峪十幾年,最終人寶兩空。
      靜嫻:清瑤娘,正直,潑辣,與上官一鶴相親相愛,因為上官一鶴練與之交合冰寒而亡的血煞冰寒功被迫離開,為上官一鶴留下女兒清瑤,一生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與上官一鶴相戀,留下女兒清瑤。
      秀娘:山中獵戶之女,得薛爺真愛,失去愛子后,以淚洗面,誤認為是薛爺搗鬼,讓薛爺委屈十七年。
      血刺子:天龍教軍師,西域第一殺手,也稱風流宋玉,得江正夫相救而忠心耿耿,受江正夫指派,潛入薛府,與受冷漠的五夫人姵紅茍合,獲得機密。
      蓮花四女:天虹、天霜、天雨、天雪,江正夫的殺手锏蓮花劍陣的操作者,都有苦難童年,得江正夫收留,傳授武功,明知是江正夫寶貝之一的殺人工具,也對掌門師傅懷感恩之心。
      七星道長:以大師兄逍遙子為首,上官一鶴七個師兄,江湖正義之士,尤其逍遙子,善良持重,不忍八師弟成魔,卻又不得不尊重嚴酷的現實,最終協助玄一大師保護少君,完成大業。
      婉兒:冰魔教唯一的女孩,后幫清瑤逃山,留在靜嫻身邊。
      慕容飛度:冰魔教左教輔,善于逢迎,為人詭計多端,卻總是敗給江正夫。
      羅覆手:冰魔教右教輔,擅長鐵筆功,謀略不多,對慕容飛度言聽計從。
      鄧左:冰魔教教護,東北三虎的天虎,為人圓滑且精明,善于自保。
      秋桃:一個農婦,少君乳母,深明大義,視少君為己出。
      姵紅:薛爺五夫人,因為秀娘的出現,受薛爺冷淡,雖心懷怨恨,但為人善良,出軌了也怕薛爺受到傷害。
      柳青蓮:薛爺大夫人,因為沒為薛家留一男半女,任由薛爺娶了五個夫人,六夫人秀娘得子后,因為薛家有后喜出望外。
      薛寶:薛府管家,陪伴薛爺四十多年,為人比較睿智。
      ★★★★
      【冰峪雙龍劍】【劇本】【第二集】【部分】
      15、崆峒派議事廳,日,內
      崆峒派議事廳,郭勇和三個師弟在坐。
      郭勇望了望三個師弟:今天師傅不在家,我找三位師弟來,是因為有一件事兒總放心不下。
      二師弟肖四駒:大師兄有什么事兒就請說。
      郭勇看了看肖四駒:這事兒呢,說大就大,説小可以沒有,是關于上官一鶴的,他觸犯了清風教教規,只被陽子尊逐出師門,給留了全身。
      三位師弟相互看了看,有些莫名其妙。
      郭勇:看來三位師弟糊涂了,可大師兄我一直沒糊涂,因為這關系到崆峒派日后的命運。
      四師弟王卓恍然大悟:大師兄,聽說上官一鶴和那個小尼姑走到一起,成了以砍柴為生的樵夫,對我們已經構不成威脅。
      郭勇向王卓眼睛一橫:你懂什么,他砍柴就要動刀子,只要動了刀子,就有威脅。
      肖四駒有些顧慮:“大師兄,可他是大師伯的兒子。
      郭勇斜了肖四駒一眼,冷笑道:我不管什么大師伯,只知他是上官弘的兒子,還是私生子,他爹因為私通,被教規懲罰,他也是私通,也該受到懲罰。
      三師弟王瀟望著郭勇:大師兄想怎么懲罰?
      郭勇眼睛里現出一股殺氣:很簡單,就算不殺他,也要挑斷他的經脈,讓他永遠動不了刀。
      肖四駒:這事兒還得請示師傅才是!
      郭勇冷笑一聲:師傅老了,沒了當年膽識,也心存憐憫,而我們與上官一鶴沒一點兒關系,這樣做,也是替師傅鏟除后患。
      肖四駒看看其他兩位師弟,望著郭勇:大師兄,這樣做實在有些不妥。
      郭勇:沒什么不妥的,只有做和不做。
      王瀟:師傅要是知道怎么辦?
      郭勇冷笑道:我們四個都不說,師傅就不會知道,若是知道,就說替他師傅為江湖除害,給江湖一個說法。
      16、百里香客??头?,日,內
      江正夫和血刺子在座。
      吳半仙喜色盈面,走進來。
      江正夫連忙站起來:看先生神色,定有好消息。
      吳半仙得意洋洋坐下,接過血刺子遞來的茶杯,喝了一口,瞅著江正夫:江掌門,天機是不是好消息?
      江正夫:天機不可得,當然好消息。
      吳半仙:江掌門判斷得果然不錯,那嬰兒的確與眾不同。
      江正夫驚喜地站起來:不同在何處?
      吳半仙:后背背著天下少有的黑黃二痣。
      江正夫低頭自言自語:黑黃二痣。(抬頭看著吳半仙)可是準確?
      吳半仙:千真萬確!
      江正夫差點眉飛色舞:的確與眾不同!
      吳半仙盯著江正夫:江掌門,容老朽多一句嘴,那可是一般人惹不起的大戶人家。
      江正夫愣了一愣,然后笑道:先生誤會,江某只是感興趣而已,絕非要去惹。
      吳半仙仿佛知道自己多了嘴,就掩飾:江掌門別介意,老朽沒別的意思。(站起來拱手)還有點兒事情,老朽這就告辭。
      ”江正夫站起來,拱手:既然先生有事,江某就不挽留。(轉向血刺子)軍師!
      血刺子站起來,抓起桌上惹血劍。
      江正夫看了血刺子一眼:替我送送先生。
      血刺子持劍拱手:是!
      吳半仙和血刺子一前一后走出客棧。
      江正夫望二人的背影,冷笑著,坐下去,閉上眼睛。
      17、百里香客??头?,日,內
      血刺子提著惹血劍回來。
      江正夫只是慢慢睜開眼睛,頭也不抬:辦妥了么?
      血刺子:辦妥了。(坐下去,拔出惹血劍,用一塊白布在劍刃上擦著)
      江正夫抬頭望著血刺子:這樣做是不是太殘忍?
      血刺子:那是他自找的。
      江正夫:這些裝神弄鬼的神棍,總愛無所顧忌地炫耀自己,實在不能讓更多人懷疑我們,如果判斷得沒錯,已經有人比我們更感興趣。
      血刺子:干脆切斷興趣來源,免得夜長夢多。
      江正夫搖搖頭:還不到時候,只要廟在,和尚就跑不掉。
      18、小樹林,日,外
      太陽快要落山。
      上官一鶴挑著一擔柴,晃晃悠悠,剛轉過一片小樹林。
      前面背對著并排站四個人。
      上官一鶴把柴擔放下,手里提著砍刀,質問:你們是誰?想干什么?
      四人慢慢轉過身,胸前都抱著劍。
      上官一鶴驚叫:郭勇!
      郭勇冷笑:不錯,是我!
      上官一鶴看著四人:你們為何攔住我的去路?
      郭勇向前挪動腳步,眼睛斜著上官一鶴:找你算算賬。
      上官一鶴看看自己:“你看我現在是破衣爛衫的樵夫,跟你們能有什么賬?
      郭勇冷冷道:現在是沒有,可以前有。
      上官一鶴:以前是有,可我已經做了樵夫,就斷了念頭。
      郭勇哈哈大笑:你現在是樵夫,但不保證永遠是,那就算以后不是樵夫的賬!
      上官一鶴苦笑:郭勇,以前的帳,該算的我都不去算,以后更不可能有。
      郭勇惡狠狠道:烏龜縮了頭,不能說永遠不出頭,這帳遲早要有的。
      上官一鶴叫道:你這是欺人太甚,當年崆峒派害死我父母,害得我無家可歸,我聽師傅的話,都忍了。
      郭勇冷笑:上官一鶴,你忍得了一時,能忍得了一生么?
      上官一鶴把砍刀握得緊緊:那你想怎么樣?
      郭勇挪了幾步,回頭看了看:不想怎么樣,你違反江湖道家不淫的規矩,要接受挑斷經脈的處罰,你師傅不忍心下手,我們就秉公辦事,給江湖一個說法。
      上官一鶴用砍刀指著四人:我與你們四個無冤無仇。
      郭勇:你與我師傅有,與我們崆峒派有。
      上官一鶴大叫:原來是你師傅派來的,他害我父母,為什么還要害我?
      郭勇:就因為是你?。ㄏ蚝笠粨P頭)上!
      四人沖向上官一鶴,四柄劍同時刺向上官一鶴。
      上官一鶴慌忙揮舞砍刀招架。
      就在這時,從樹林里跳出七個蒙面人,揮著手中劍,直取郭勇四人。
      上官一鶴被解圍,提著砍刀,傻傻地站著。
      一個蒙面人大叫:還愣著干什么,快跑!
      上官一鶴回過神,拔腿跑去。
      19、農舍,傍晚,內
      煤油燈下,桌子上是還冒著熱氣的飯菜。
      靜嫻坐在凳子上,在煤油燈下縫補衣服,她不時地抬眼向門口瞅瞅。
      門突然開了。
      上官一鶴手里提著砍刀,滿臉怒氣,滿身泥土,闖了進來,帶進來一股冷風。
      靜嫻慌忙站起來,望著上官一鶴:云清,你身上怎全是泥土,扁擔呢?
      上官一鶴把砍刀扔到一邊。
      砍刀打了幾個滾,放出沉悶的聲響。
      靜嫻走過來,撲打上官一鶴衣服上泥土,追問:扁擔哪去了?
      上官一鶴一屁股坐凳子上,氣嘟嘟:還哪去了,沒七個師兄,連我都不知哪去了?!?br />靜嫻握著上官一鶴的手:“誰要殺你?”
      上官一鶴:還能有誰,沒人性的崆峒派!
      靜嫻:他們害死你父母,為什么還要殺你?
      上官一鶴:要趕盡殺絕!
      靜嫻:云清,別理他們,以后離他們遠一點就是。
      上官一鶴:你不理他們,他們理你,離得再遠,也會找上門,我都放下殺父母之仇,他們偏偏不讓,他們不給我活路。(拿開靜嫻手,站起來。)
      靜嫻又抓住上官一鶴的手:天無絕人之路,他們不給,老天會給。
      上官一鶴一把甩掉靜嫻:老天在哪兒?老天在哪兒?老天能看到么?
      靜嫻:老天會看到,他們會遭到報應。
      上官一鶴捏緊拳頭:不!我不用老天看到,也不用老天給,我給!我早晚要他們遭到報應。
      靜嫻把上官一鶴拽過來坐下,抱他的頭,含淚看著四周:云清,你看看,這是我們家,雖然什么都沒有,可有你有我,為這個家,放下心中的仇恨。
      上官一鶴面色陰冷:人都不在了,還有什么家?除了你,除了師傅師兄,攤主,人販子,崆峒派,他們都是我的仇人,都背著我要報的仇!
      20、清風教議事廳,日,內
      逍遙子走進來,來到陽子尊身邊。
      陽子尊:找到了么?
      逍遙子:嗯,和那個叫靜嫻的小尼姑在一起,靠砍柴和織布為生。
      陽子尊站起來,微微笑道:是個有擔當男人,也了卻師傅一樁心思。
      逍遙子:昨天,他遭到田宇大弟子郭勇的追殺,是我們救了他。
      陽子尊猛然回頭,瞪大眼睛望著逍遙子:怎么會有這種事?
      逍遙子:郭勇說是要替師傅您執行教規。
      陽子尊回來坐下,沉默一會兒:執行教規也輪不到他們,田宇害了他爹娘,似有悔意,一定是郭勇背著田宇做的,可這賬記在崆峒派頭上。
      逍遙子:師傅,八師弟會怎么做?
      陽子尊:他本性不壞,如今以砍柴為生,也證明已經放棄舊恨,可人都有潛在的劣根性。
      逍遙子:會勾起舊恨,激起憤怒,萌生自己都無法控制的復仇心。
      陽子尊:是!崆峒派是他的仇人。
      逍遙子:可八師弟功底弱,未必能做得到。
      陽子尊:這只是暫時,他天資聰慧,若尋到門徑,崆峒派會不復存在,不但如此,還能殃及池魚。
      逍遙子:那怎么辦?
      陽子尊搖搖頭:自作孽,不可活,沒辦法!
      21、上官弘夫婦墳前,夜,外
      電閃雷鳴,狂風大作,傾盆大雨。
      半山腰一塊孤墳,雜草叢生。
      一個驚雷過后,一道閃電劃過,照亮墓碑:上官弘夫婦之墓。
      上官一鶴從山下跑來,跪在墳前,長發打成綹兒,和著雨水遮住大半個臉。
      一道閃電,照亮一雙憤怒的眼睛。
      上官一鶴伏在地上,雙手摳地,捧起濕土,猛地抬頭:爹,娘,崆峒派害死你們,還要殺死孩兒,幫幫孩兒,這個仇,孩兒一定要報?。ò褲裢炼言趬炃?,俯下身去。)
      一陣轟隆的雷聲滾過。
      墳頭直出兩道紅光,飄搖著入空,與一道耀眼的閃電融合,形成更刺眼的紅光,撲向上官一鶴。
      上官一鶴倒地。
      雷電不見了,風雨停了,周圍只有滴滴滴答答的聲音。
      上官一鶴從地上爬起來,跪在地上,叩了叩頭,站起來跑下山。
      20集玄幻武俠電視劇【冰峪雙龍劍】
      聯系方式
      提示:聯系我時,請說明在劇本發行網看到的,謝謝!
      聯系人:
      唐希清(個人)
      所在地:
      全國
      電話:
      微信:
      QQ:
      發布評論:
      評論內容:
      驗證碼:
      點擊更換圖片
      看不清?換一張
      • Q Q: 892340404
      • 微信: iccxx8
      微信公眾號
      微信小程序
      Copyright © 2022 “劇本發行網”版權所有  |  ICP證:京ICP備17011674號-6  |  技術支持:分類信息系統(V2021.1)  |  
      網頁內的所有信息均為用戶自由發布,交易時請注意識別信息的虛假,交易風險自負!網站內容如有侵犯您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,舉報信息、刪除信息聯系客服
      ×
      舉報
      信息:
      20集玄幻武俠電視劇【冰峪雙龍劍】
      舉報理由:
      其它說明:
      亚洲av优女天堂熟女

    2. <output id="xwob5"></output>

      1. <tr id="xwob5"><s id="xwob5"></s></tr><table id="xwob5"><option id="xwob5"></option></table>